恒达账号登录:印尼农民抗议棕榈油出口禁令,佐科支持率跌至六年来最低
栏目:恒达注册动态 发布时间:2022-08-13
原标题:印尼农民抗议棕榈油出口禁令,佐科支持率跌至六年来最低当地时间5月17日,数百名印尼小农户在首都雅加达等地举行抗议,要求政府终止重创农民收入的棕榈油出口禁

原标题:印尼农民抗议棕榈油出口禁令,佐科支持率跌至六年来最低

当地时间5月17日,数百名印尼小农户在首都雅加达等地举行抗议,要求政府终止重创农民收入的棕榈油出口禁令。

抗议活动遍及20余省

印尼原是世界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但为了平抑国内食用油价格,印尼从4月28日起实施严格的棕榈油出口禁令,此举也进一步加剧了全球食品通胀。

据彭博社5月17日报道,印尼棕榈农民协会(Apkasindo)主席古拉德(Gulat Manurung)称,至少120名农民参加了当天在雅加达的抗议活动,预计还将有来自印尼各地的250名农民加入。

另据路透社5月17日报道,农民们当天在雅加达随着一辆装满棕榈果的卡车行进,并在负责实施禁令的印尼经济统筹部办公室外举行集会。

抗议者高举的一块标语牌上写道:“马来西亚农民满脸笑容,印尼农民遭受苦难。”马来西亚是仅次于印尼的世界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并表示愿意填补印尼出口禁令所导致的全球市场空缺。

印尼棕榈农民协会发表声明称,自从印尼政府宣布出口禁令以来,棕榈果价格比地方政府规定的最低价格还下跌了70%。

据悉,印尼棕榈果最低价格是通过研磨厂和大型合作社之间的协议设定的,独立小农并不受最低价格的保护。

据印尼棕榈农民协会估计,出口禁令实施以来,至少25%的棕榈油研磨厂已经不再向独立小农购买棕榈果。

据了解,抗议者还计划前往印尼总统府举行示威活动。印尼其他22个省也出现了类似的抗议活动。

印尼经济统筹部一名官员表示,政府官员已经会见了农民代表,并听取了其诉求。据路透社和半岛电视台报道,一些业内人士预计,鉴于印尼国内棕榈油储罐已满、印尼出口收入减少等原因,棕榈油出口禁令将很快得到“至少部分解除”。

平抑国内油价努力失败

印尼经济统筹部长艾尔朗加·哈尔达托曾表示,出口禁令将持续到印尼国内散装食用油价格降至每升1.4万卢比(约合人民币6.44元)为止。不过根据印尼贸易部数据,截至5月13日,印尼散装食用油平均价格为每升1.73万卢比(约合人民币7.96元),虽低于4月的均价1.8万卢比(约合人民币8.28元),但仍明显高于去年7月的1.33万卢比(约合人民币6.12元)。

据路透社报道,印尼贸易部5月17日宣布了一项计划,将在数千个地点以每升1.4万卢比的价格,保障低收入家庭的食用油供应。

另据彭博社报道,印尼贸易部长穆罕默德·鲁特菲(Muhammad Lutfi)17日称,这项计划的目标是在印尼全国拥有1万个销售点,而目前只在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建立了1200个销售点。

不过印尼工业部一名官员认为,这项计划还面临诸多障碍,其中物流和交通是主要障碍。

展开全文

恒达尼棕榈农民协会主席古拉德指责复杂的官僚程序阻碍了棕榈油补贴工作。为了补偿生产成本与销售价格之间的落差,印尼政府拨出了一笔补贴,并由印尼棕榈油基金管理机构(BPDPKS)负责支付。但对于棕榈油精炼厂商而言,领取补贴时必须提供一份非常详细的经销商和零售商名单,并接受国家审计,其间出现任何差错都可能使其遭遇牢狱之灾。

古拉德说,结果就是这些精炼厂商“有食用油,但不会卖给消费者”。他认为应该简化相关程序。

印尼平抑国内油价的失败也打击了总统佐科的支持率。据路透社和《雅加达邮报》报道,印尼民调机构“印尼政治指标”(Indikator Politik)5月15日公布最新结果称,民众对佐科的满意度5月下降到58.1%,处于2015年12月来最低水平,支持率下降主要与食用油价格居高不下及其连锁反应有关。

印度希望以南美替代印尼供应

印度是印尼植物油的最大买家。由于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持续,俄乌冲突又使得来自乌克兰的食用油供应中断,印度正在寻求巴西和阿根廷等南美国家作为食用油替代供应国。

据半岛电视台5月17日报道,根据植物油行业组织印度溶剂萃取商协会(SEAI)数据,2021年11月至2022年3月,印度从巴西和阿根廷购买的大豆油同比增加45%,其中来自巴西的采购量增加了近7倍。随着印尼于4月下旬下达棕榈油出口禁令,印度对南美国家植物油更加依赖。

但半岛电视台报道认为,这样局面很难持续。为了利用俄乌冲突等所引发的全球粮食和油料危机,巴西在今年前几个月的大豆油出口量创下纪录,未来数月无力维持这样的高额出口,其大豆油出口量将低于往年。巴西农业机构分析师丹妮尔·斯奎拉(Daniele Siqueira)预计,巴西大豆油出口将很快出现下降。

今年3月,为了满足国内需求,阿根廷曾短暂停止大豆油出口。专家警告称,此举表明阿根廷今后也可能采取出口限制措施。

半岛电视台在报道中还指出,巴西和阿根廷正在经历旱灾,预计也将影响其大豆收成。

此外,距离也是印度进口南美植物油所面临的不利因素。印度经海运从南美进口植物油要比从印尼进口多耗时数周,难以满足印度的迫切需求。

即便印尼真如一些业内专家所预计的那样,在未来数周放宽棕榈油出口禁令,俄乌冲突也将继续伤及印度的食用油供应。位于纽约的资深食用油研究分析师明塔克·朱(Mintak Joo)因而对半岛电视台表示,至少在未来数月,印度食用油短缺的现状看不到解决办法。